【遞四方集運】從一張舊地圖追尋“淮海”紅色印記

淮安市檔案館珍藏着一張“紅色地圖”——《淮海區詳圖》,一米左右見方的紙上,密密麻麻地標註了淮海區域具體方位、地形地貌。淮海區北枕隴海鐵路,南抵兩淮,東臨黃海,西瀕運河。在黨的領導下,淮海軍民抗擊日寇,打擊偽軍,與國民黨頑固派作堅決鬥爭,留下了光輝壯烈的抗戰史詩。

紅色老區,抗戰烽火熊熊燃燒

“我的老家在漣水,日偽軍的據點曾經就建在離我家三裏遠的灰墩集。”89歲高齡的楊義春老人是《淮海區詳圖》的捐贈者,他回憶那段民族危亡的歲月時説。

1939年3月,日軍佔領淮陰、漣水等7縣。中共地方組織在蘇北的淮(陰)海(州)、鹽(城)阜(寧)地區發動羣眾,組織抗日武裝。1938年9月至11月,中共六屆六中全會確定了“大力鞏固華北、發展華中”的戰略方針,由此八路軍主力部隊南下,協同北上的新四軍共同開闢蘇北。1940年,建立蘇皖區革命根據地。1941年,中共中央華中局決定,蘇皖區黨委撤銷,成立淮海區黨委。

在行政區劃上,淮海區下轄淮陰、沭陽、漣水、宿遷、宿北、潼陽等縣,後來又加上運河特委。“淮海抗日根據地是全國19個抗日根據地之一。”市檔案館副館長馬新文説,在抗日鬥爭的烽火中,淮海抗日根據地發展壯大,成為我們黨開闢的蘇北戰略區的重要組成部分。

據瞭解,解放戰爭時,我軍對“淮海戰役”最初的構想是在“淮海”地區開闢戰場,但後來發展成在以徐州為中心,東起海州(連雲港),西至商丘,北起臨城(今棗莊市薛城),南達淮河的廣大地區,對國民黨軍進行的戰略性進攻戰役。因此,國民黨方面稱之為“徐蚌會戰”。

紅色報紙,家國情懷薪火相傳

隨着淮海區黨委的成立,中共蘇皖區黨委機關報《人民報》(1940年創刊)也於1941年改名為《淮海報》,成為中共淮海區黨委機關報,陳毅同志題寫了報名。《淮海報》成為淮海區黨和人民的喉舌,及淮海抗日根據地的輿論堡壘。

“‘黑狗隊’三天兩頭下鄉掃蕩。”楊義春至今還記得,日偽軍將他家的耕牛牽走了,糧食搶光了。針對日偽頻繁掃蕩和封鎖,曾任中共淮海區黨委組織部長、總農會會長等職的楊純在《淮海報》上發表文章《雙十節告農救會員書》,號召人民一手拿槍、一手拿鋤,開展大生產運動。一場轟轟烈烈地造肥、紡紗織布、做鞋、做軍衣活動,在淮海抗日根據地的各個縣區開展起來,不僅粉碎了日偽封鎖,還支持了其他根據地的生活用需,受到中央的嘉獎。

“發揚革命傳統 爭取更大光榮”,在淮安市檔案館裏,記者看到楊純在1994年題寫的一幅字。據瞭解,楊純等革命前輩通過題詞鼓勵、捐款、捐物等方式,傾心支持淮海區抗日根據地希望工程的開展。《淮海報》原總編、南京師範大學原校長楊鞏還在省級報刊上撰文呼籲社會資助老區教育,派大學生到學校支教,免費為教師培訓,組織學生到南京師範大學開展夏令營活動。

解放後,《淮海報》幾經變遷,數度停刊。1987年起,《淮海報》更名為《淮陰日報》。2001年2月10日,淮陰市更名為淮安市,《淮陰日報》也隨之更名為《淮安日報》,沿用至今。

紅色地圖,鑑往知來感念黨恩

在淮安,《淮海晚報》、淮海廣場、淮海中學、淮海路……都烙下了“淮海”印記。而這份《淮海區詳圖》則深深地烙在楊義春的人生歲月中,他至今仍清晰地記得第一次看到這張地圖的情景。

1946年深秋的一天上午,楊義春的五舅(時任中國人民解放軍某部團長)騎着一匹棗紅大馬,帶着警衞員來到楊家。後來,楊義春才知道,五舅在漣水保衞戰(解放戰爭初期的重要作戰)後即將北撤,此次是與楊義春一家道別的。

吃完午飯,五舅見堂屋牆上貼着一張大獎狀,那是上小學的楊義春剛獲得的榮譽。五舅很是高興,便想考考小外甥。“這張地圖很詳細,你家和我家的住址圖上都有,給你五分鐘時間,能從地圖上把我們家的住處找出來嗎?”五舅讓警衞員從文件夾中取出一張《淮海區詳圖》,攤到桌上對楊義春説。

“地圖上大大小小的莊子都有,連墳包都標註了。”楊義春説,他很快就指出了自己家和五舅家的位置。五舅非常高興,直誇他聰明,並把地圖送給他做紀念。

此後的71年裏,楊義春工作調動、房屋拆遷,先後搬家十餘次,傢俱實物丟棄無數,可這張地圖,始終伴隨着他。2017年,他決定將這張珍貴的地圖捐贈給市檔案館,以儘自己對檔案工作的一份責任。

市檔案館對歷經歲月磨損的《淮海區詳圖》進行了修復,並特地製作了副本贈送給楊義春。“每當見到這張地圖時,我就會想到,它見證了中國革命的艱苦歷程,深感今天的幸福生活來之不易。”楊義春感慨道。

融媒體記者 劉權

融媒體編輯 潘永勇

通訊員 李潔 顧文